分类 万达注册 下的文章

图为阿里新零售空间。(@视觉中国)

新零售业竞争格局形成

刘幸、倪明

2016年提出新零售概念,其他巨头纷纷跟进或者推出相似的基于大数据与线上线下融合的概念。一时间,电商、新零售行业跑马圈地,让线上线下的商业企业不得不面临站队难题。

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线上线下的零售企业已基本完成站队。广州日报记者发现,不仅阿里,、其他零售巨头已参与进来。京腾大联盟对抗阿里新零售布局的竞争格局正成型。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幸、倪明

2016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语出惊人”,称电子商务将在2017年消亡,未来“五新”将深刻地影响中国、世界和所有人。这五个“新”,指的是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

一年多以来,马云这么说也确实这么做,2014年4月,集团以54亿港元战略投资了银泰商业。2015年阿里互相交叉持股苏宁,近期战略入股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阿里巴巴集团还与百联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阿里旗下另一个新零售的标志性产品——盒马生鲜超市去年结束试验期,进行全国大范围铺设门店。记者从阿里获悉,继上海、北京、深圳等地后,盒马有望年后进驻广州。对于消费者来说,可以通过手机下单享受3公里范围送货上门的服务,或者上门吃海鲜。

线上线下无缝连接

另一方面,腾讯虽然布局线下比阿里巴巴晚了三年多,但是自去年12月入股永辉超市开始,腾讯出手的速度不断加快。已拥有永辉超市、家乐福、商业、步步高、海澜之家五大队友。如果将永辉入股的红旗连锁、入股的算上,涉及生鲜、大卖场、商业地产等多个零售业态。

以京东和其合作伙伴沃尔玛为例,据京东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深圳、广州、北京、上海、成都及武汉等地的沃尔玛门店陆续入驻京东到家,今年,南京、重庆等地的部分门店也正式上线。今年4月,沃尔玛在京东到家上的门店总单量,比上月环比增长30.4%,GMV也增长42.5%。而与去年10月相比,今年4月的单量是当时的7.7倍,而GMV更是直接达到了10.6倍。

新零售的明星品类是生鲜,京东7 FRESH大族广场店总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试营业期间,日均单店单日客流量达一万人次以上,绩效是传统超市5倍以上,一天的动销率达到87%。

达达-京东到家CEO蒯佳祺对记者表示,“大型零售巨头本身就有管理经验、供应链、实体门店等多方面的优势,这些优势经过多年积累,不会被轻易替代。”

在沃尔玛中国大卖场电子商务副总裁博骏贤看来,“在与京东到家的合作中,沃尔玛能够深化线上线下无缝连接全渠道零售,从而不断提升用户体验,为更多顾客提供优质的商品和服务。”

京腾大联盟步步紧逼阿里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腾讯近期频频大手笔出手线下,既是行业大势发展所趋和自身“智慧零售”开放输出、拓展想象空间需要,也是被动阻击阿里的无奈之选。

曹磊表示,在线下新零售的场景方面,去年下半年京东也有不少的举措,包括在汽车、无人零售等多个应用场景的尝试。不过京东与阿里的大手笔相比还缺乏一些,都是相对零敲碎打的项目居多。腾讯巨大的线上流量和微信支付、小程序、QQ钱包等各种应用的生态的工具,可以和传统商业进行更好的嫁接。

阿里投资的银泰、苏宁、百联、三江,还有高鑫零售、盒马鲜生超市等很多平台,涵盖了从百货电器商超到生鲜便利店、无人店等各大业态。以腾讯为首的京腾系虽然起步晚,但是有了更多缩小差距、步步紧逼的可能。

零售进入黄金期

中国商务部不久前发布的《中国购物中心发展指数报告》和《中国便利店景气指数报告》显示,2017年以来,我国相关行业景气指数、销售额、客流量等核心指标全面回升,实体零售五年来首次回暖,社会零售进入黄金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副主任毛日升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抓住了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和问题。近年来,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代表的数字经济不仅成为了带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新引擎,更成为改造传统产业、促进企业创新和技术进步一条重要的途径,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高度契合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要求。

链接

新零售成绩单出炉

公开数据显示,阿里巴巴2017财年营收1583亿元,其中净利超过三分之一。

北京时间2月1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18财年第三季度(2017年10月1日~12月31日)业绩,显示收入达830.28亿元(127.61亿美元),同比增长56%;核心电商业务收入达人民币732.44亿元(112.57亿美元),同比增长57%。其中,天猫实物商品的交易额(GMV)同比增长43%。

腾讯和京东尚未公布2017年财年营收。而国内其他几家知名超市的2017年上半年业绩显示,永辉营业收入283亿元,净利3.6%;三江购物19亿元,净利4%;人人乐和联华超市则干脆交出了亏损的数据。2017年,家乐福中国也交出了家乐福全球市场中表现最差的成绩,在全球正向增长的前提下,业绩下滑5%。

 资料图: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图片来源:路透 资料图: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图片来源:路透

中新社韩国平昌2月7日电 (邢翀)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7日在平昌表示,对俄罗斯禁赛运动员的处罚结果有奥林匹克宪章为依据,证据充分。

当日,国际奥委会就第132次全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奥委会主席巴赫就俄罗斯禁赛、平昌冬奥会筹办以及开幕式朝韩运动员共同入场等问题作出回应。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本月1日作出裁决,支持了28名俄罗斯运动员的上诉请求,并取消对他们的奥运会终身禁赛令;6日又有32名俄罗斯运动员就国际奥委会拒绝邀请他们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提起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临时仲裁机构已于当日在韩国平昌开庭,预计将在8日晚间作出裁决。

巴赫表示,他对上诉听证情况并不了解,目前还在等待结果。巴赫坦言,与之前的上诉相比,受邀参加冬奥会的诉求则会“更加棘手”,不仅平昌冬奥会运动员参赛人数会改变,一些团体项目还要进行重新排赛,这是从未出现过的。

即使上诉成功,这些运动员还是会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但巴赫当天再次重申,对于中立运动员,比赛结束后也不能身披国旗进行庆祝。他表示,国际奥委会已将相关规定译成俄文告知运动员,运动员也已签署相关协议,国际奥委会对此将密切观察。

对此即将举行的冬奥会,巴赫表示目前一切准备就绪,赛事票务也已经销售出78%,达到奥组委的票务销售目标,相信本届冬奥会将是一届令人兴奋的出彩的奥运盛会。

巴赫说,朝韩运动员共同入场将是开幕式的一大亮点,这将是激动人心的历史性一刻。他还表示,自己将会亲临现场观看朝韩女子冰球队比赛。(完)

原标题:“干枝杜鹃”年关走红 专家呼吁禁售

昨日,北京莱太花卉市场,出售中的干枝杜鹃。近日,干枝杜鹃因热销被称为“网红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昨日,北京莱太花卉市场,出售中的干枝杜鹃。近日,干枝杜鹃因热销被称为“网红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2016年5月,大兴安岭,野生兴安杜鹃。图/视觉中国2016年5月,大兴安岭,野生兴安杜鹃。图/视觉中国

接近年关,北京进入年宵花销售旺季,曾被抵制并禁止销售的“干枝杜鹃”悄然走俏。不少人在朋友圈和微博晒出奇景:买回家时只是不起眼的枯枝,几天后却“起死回生”开出淡紫色花朵。“枯木逢春”“枯木开花”也因此成了“干枝杜鹃”的卖点。专家表示,这种“干枝杜鹃”实际上采集自野生杜鹃,大规模的商业砍伐可能破坏当地生态平衡。

“干枝杜鹃”实为休眠野生杜鹃

随着春节临近,在房间摆上几盆花卉成为众多市民的选择。花卉从业者、易花道创始人万宏却有些“揪心”。近日,他在朋友圈分享一篇名为“再呼吁:抵制野生杜鹃!”的文章。他说,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呼吁禁止砍伐野生杜鹃,可今年问题愈加严重。

市面上销售的“干枝杜鹃”呈褐色,叶片卷曲,形似干花,部分枝条顶端立着长约2-3厘米的花骨朵。

在万宏看来,与两年前“干枝杜鹃”初入北京市场相比,今年的情况可以用“非常严重”来形容。他回忆自己前两天去北四环某花卉市场看到的情形,市场里至少有十余家商户在售卖“干枝杜鹃”,一家铺面内至少堆了十几捆。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他看到有四五名消费者手里拿着这种“干枝杜鹃”。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种“干枝杜鹃”实为山上砍伐的灌木,是休眠状态的“杜鹃花”,加水后能开放。“杜鹃生长周期长,养殖成本很高,一捆几十块钱的杜鹃花一般都是野生的”。

对此,万宏呼吁,花卉市场禁售该类“干枝杜鹃”。他认为,成批量地砍伐野生杜鹃,势必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影响。

砍伐野生杜鹃伤害植株“元气”

采访中,多位花卉从业者及专家对“干枝杜鹃”的商业买卖表示担忧。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花卉产业处高级工程师付丽说,这种“干枝杜鹃”是休眠状态下的杜鹃花,2月份形成花苞,一般生活在北方高海拔地区,多为在东北地区成片生长的“兴安杜鹃”。

对于市面上售卖的杜鹃是否存在人工栽培可能,付丽和万宏均予以否认。付丽说,目前,该类杜鹃没有形成规模生产,大多野生。万宏补充,杜鹃生长周期慢,几十块一捆的杜鹃如果人工栽培,一定亏本。另外,就枝条状况来说,人工栽培的杜鹃枝条更整齐。

以商业目的大规模砍伐野生杜鹃,在付丽看来,会伤害整个植株的“元气”。“如果大部分枝条被采集,植株可能1-2年内死亡。”万宏担心,野生植物大片死亡会影响当地生态平衡。

记者发现,2017年1月,大兴安岭十八站林业局曾专门发文,明确禁止采集和销售野生兴安杜鹃。

通知还提到,兴安杜鹃是大兴安岭地区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保护生态环境和森林地被多样性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但近期出现采集、收购、邮寄野生兴安杜鹃的现象,个别掠夺式采集严重破坏了森林地被生态环境。 新京报记者 信娜

■ 探访

干枝杜鹃“并不好养” 商家坦言被禁售

临近春节,鲜花市场迎来消费高峰。今年,除了传统的年宵花,另一种名叫“干枝杜鹃”的花儿也悄然走红。

昨日,记者走访了莱太花卉市场、亮马花卉市场的几十家店铺,发现虽然数量不多,但的确有花店出售此花,价格不一,普遍较便宜。记者花20元买了一束“干枝杜鹃”,大约有十几枝。还有店家35元出售一大把几十枝,并称可以讲价。

“现在买回去,一周左右就泡开了,正好是过年的时候,特别合适。”在莱太花卉市场,得知记者在询问此花,一位花店老板推荐说这种干枝杜鹃好养、花期长,回家后只用泡在5厘米左右高的水里,保持水体洁净即可,花期一个月左右。他还承诺,不会出现泡不开的情况,“没有人因为不开花来找过我,放宽心。”

在莱太花卉市场,记者共发现5家花店出售干枝杜鹃,不像玫瑰、百合等鲜花被摆在醒目位置,干枝杜鹃一般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店家也不主动推销。而在亮马花卉市场,记者多方询问之下,只发现了一家出售干枝杜鹃的商铺。

被“冷落”的干枝杜鹃是不走俏吗?一位售卖此花的店家表示,买干枝杜鹃的人不少,但因年关将近,醒目的位置都摆上了年宵花,把干枝杜鹃挪了回来,“不然早卖光了。”还有一位店家称,自己每天都会进货,每天都有人购买。

不过,还有店家表示,卖干枝杜鹃的人少,是因为这种花都是野花,不如人工繁育的花朵好进货。这些野花的来源,有的店家称是南方,有的则称是东北,不过根据店中花朵的模样和店家的描述来看,均为紫色小花,像是同一种,一位店家还称,只有东北的一种杜鹃能泡开花,南方杜鹃不是紫色,也泡不开。还有店家透露,这种野生干枝杜鹃属于被禁售的花朵,所以卖的人不多,也不高调。

亮马花卉市场一位店家听说记者在询问干枝杜鹃,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干枝杜鹃的小饰品:“你要多少?我可以帮你预订。”不过,她坦言自己不喜欢这种花,一是没开花不好看,二是也有开不了的风险。记者购买干枝杜鹃时,一位市民轻轻踢了踢记者的脚,向记者使眼色不要购买,“我买过,一点都不好开,不是什么水都能泡开。”

相比“干枝杜鹃”的尴尬,各类年宵花则“坦荡荡”地成为花店宠儿。不少店家都在醒目位置摆出各种年宵花。一位店家告诉记者,年宵花十分走俏,一天能卖几十盆。年宵花也分种类,价格在50-100元/枝不等。 新京报记者 戴轩

■ 链接

年宵花本周末再迎销售高峰

北京园艺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年宵花上周末销售额比平时增加5到6倍,预计本周末将再迎销售高峰。记者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预计将有上千万盆年宵花投放北京市场。目前,北京花乡花卉市场、北京金源财富花卉市场等大型花卉市场年宵花卉价格和去年同比基本持平。

据介绍,“年宵花”指元旦及春节期间销售的花卉。按照花卉来源可分为引进花卉和中国传统花卉,引进花卉包括各式洋兰、凤梨、红掌等,中国传统花卉则以牡丹、水仙、梅花为主。年宵花作为一段时期花卉的统称,每年的销售种类不尽相同。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花卉产业处副处长陈峻崎介绍,今年依然主打蝴蝶兰、大花蕙兰、仙客来、君子兰、凤梨、红掌等传统盆栽花卉。适合家庭园艺的小型盆栽花卉,如迷你月季、微型牡丹、丽格海棠、长寿花、多肉植物也已跻身主力花卉。

线上消费也开始“走俏”。2016年开始,北京市花卉企业首次与电商平台合作,并推出年宵花采购专区。陈峻崎说,近几年,线上花卉交易量逐渐增大,网购占比增加。

花卉消费也从以前的单纯买卖向“体验式”倾斜。陈峻崎解释,现在年轻人喜欢插花等园艺体验,比如手工DIY植物作品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投入到了园艺消费中。 新京报记者 信娜

责任编辑:刘光博

“站队”风已从线上刮到传统零售行业。从高鑫零售、家乐福等商超大佬,到百联、步步高等区域零售商,纷纷投奔互联网巨头。背后暴露的或许是传统实体零售商对自身发展的些许迷茫。但业内人士认为,市场是多元化的,尤其对于区域零售商来说,冷静思考自己的发展道路,多方借力,未尝不是好出路。

互联网巨头交锋线下

2月2日,步步高、海澜之家两大实体零售商在同一天内接连发布公告称与达成合作,终于使得腾讯与的新零售之争从“被吊打”进阶到“分庭抗礼”。如今的腾讯,在两个月内已先后拿下永辉、家乐福、商业、步步高、海澜之家,这一阵营逐渐不逊于阿里从2014年开始建立的由银泰、百联、三江购物、高鑫零售等组成的实业帝国。零售的巨头阵营愈发清晰,未站队的除华润万家这一全国性的零售国企外,则还剩家家悦、人人乐、中百、物美、超市发等区域零售商。

数字化和流量似乎是巨头与传统零售商建立合作的服务标配。高鑫零售与阿里的合作协议显示,阿里的数字生态系统将推进高鑫零售门店数字化和新零售解决方案的应用,同时阿里旗下淘宝到家业务提供的互联网技术和淘宝客流量将增加高鑫门店的经营效益。家乐福与腾讯的合作内容也离不开这几个关键词,家乐福将通过与腾讯的合作提高线上与线下零售业务的流量,并利用腾讯的数字和技术专长开发全新的智慧零售项目。

阿里或腾讯现阶段所能提供的流量和数字化改造服务,能否成为解决实体零售痛点的灵丹妙药还未可知。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任李勇坚看来,实体零售人、货、场的综合管理并不只需要技术、流量,对互联网产品、平台的管理与对商品、线下卖场的管理之间有很大区别。在对消费者的理解层面,阿里的天猫、淘宝与已经构成封闭体系,积累了大量消费者数据,比腾讯相对更有优势。在供应链管理方面,阿里和腾讯则都涉猎较少,阿里的零售业务以平台化为主,腾讯则毫无零售经验。

传统零售完成站队?

从消费者到技术、渠道的变革日新月异,稍不留心就会掉队被淘汰。突然掀起的站队巨头风潮,无疑显示出实体零售商对于自身传统零售思维的些许不自信,以及对于自身的发展痛点感到迷茫。

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曾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大部分传统零售商的原有流程、技术体系、信息化改造基本都是围绕商品、门店去做,缺乏对“人”的关注,在会员方面的积累远远不够,对于顾客的流失原因、流失方向都不够敏感。实体零售门店本身资产很重,租金、运营等方面都需要大量成本,对人的理解也不如头部电商深刻,若要做出能与电商巨头抗衡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势必要承担更大量级的投入负担和风险。

在北京超市发董事长李燕川看来,传统零售商目前所面临的最突出痛点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包括人工、租金等在内的过高开店成本;另一方面是消费者需求不断变化,尤其是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变化很快,零售商在如何紧跟消费者需求转变上存在困惑。

至于互联网巨头能为传统零售商带来怎样的变革,李燕川认为,互联网思维和传统零售观念能否很好地碰撞融合都还不好说,尤其是如果要伤筋动骨地彻底改造,实际操作的推进难度或将很大,新业态、新模式是否可行都需要时间去检验。

超市发作为区域零售商,近年来一直在稳步成长。李燕川表示,实体零售业的确存在感到迷茫的地方,也因此容易被新概念和趋势闹得人心惶惶。但是他认为,零售商首先需要冷静,并不一定非要在当下急着站队。而应该认真思考自己要走的是什么路,扎扎实实开店,专心围绕顾客、商品去不断完善。市场非常多元化,不一定非要依靠别人的思路去走,也远没到必须要站队的地步。

利益博弈 各取所需

传统零售商拥抱互联网巨头的真心有几分?一位零售业内人士认为,对于这个问题的考量是没有意义的,商人之间谈利益更实在。他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零售商们虽然在今天已经选择站队某一方,但如果一段时间过去后合作效果不好的话,他们也未尝不会接受别家的橄榄枝。

正如步步高此前已与多点Dmall建立合作,这并不影响它再牵手腾讯。多点Dmall曾为步步高提供O2O、自由购、秒付等业务,腾讯则将为步步高挖掘社交、线上线下消费互动潜力,以及构筑数字化运营体系。在零售专家、上海尚益咨询总经理胡春才看来,对于区域零售商来说,通常都把自己的企业当做“命根子”,在选择合作对象时也会多有顾虑,巨头的流量和数据能力着实有吸引力,但具体怎么走,企业还是希望由自身去主导。区域零售商通常更倾向于选择不那么强势的合作对象,当然这种宽松、灵活的合作模式也意味着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动。

对于大部分处于区域霸主地位的零售商来说,他们对自己所在区域市场有着十足的洞察和理解,辛苦积累建立的零售体系,怎会甘心全盘交由巨头重构?更何况是部分区域零售商业绩表现并不差,比如步步高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将为17251.61万元,较上年同期有30%的增长。

搭手巨头或许只是为了取长补短,寻找自身业务的延伸,并不代表完全“缴械”。正如伊藤洋华堂在成都市场经营已经位于前列,却还要积极开拓电商渠道。中购联购物中心发展委员会主任郭增利认为,实体零售开拓电商渠道,或在门店数字化、体验化等方面做革新,初衷都是为了寻找服务功能的延伸,增加多种渠道和场景来为消费者提供新的选择,最终进一步加深门店和品牌在本地的影响力。

北京商报记者 吴文治 徐天悦/文 代小杰/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