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几个小时前,美国人成功发射了目前全世界运载能力最强的超级火箭——“猎鹰重型”。在一些媒体看来,这枚火箭的成功发射已经令人类“登陆和殖民火星”的梦想变得越发现实起来,重返月球更是不再话下……

比起这些噱头,真正让我们中国人震惊的是:造出这种火箭的竟然是美国的一家私人企业,而我们国家距离造出这种量级载荷的火箭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最强火箭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全世界的目光都对准了美国宇航局的肯尼迪发射中心,因为美国目前最牛的私人宇航公司SpaceX,在这里发射了一枚远超目前全世界所有火箭的超级重型运载火箭——“猎鹰重型”。

1年多前,我们成功发射了目前国内最强的“长征5号”运载火箭,但它的运载能力,连这个“猎鹰重型”的一半都达不到……这次,美国人是用纯粹的实力告诉了我们中国人,中美间的差距还有多么巨大……

用更直观的数字来说,我们2016年11月首飞成功的“长征5号”能把25吨重的货物运送到“近地球轨道”,其极限是运送一个5吨左右的火星探测器到火星;而美国的“猎鹰重型”的“近地球轨道”载荷为63.8吨,其抵达火星的载荷则为我们的3倍,为16吨。

不仅如此,这枚“猎鹰重型”火箭还毫无悬念地“碾压”了在2018年2月7日之前美国现役最牛的重型火箭“德尔塔IV型”(“近地球轨道”载荷为28吨)。

当然,大家一定会问这个“猎鹰重型”63.8吨的“近地球轨道”载荷,又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大家知道我们打算在2030年实现的载人登月计划吧?要实现这个计划,我们现在的长征5号的载荷是不够的,还需要尚在规划中的长征9号超级火箭才可以。

可如果美国人想重返月球的话,他们现在就已经可以凭借“猎鹰重型”实现这个我们中国人还要12年才能实现的目标了。

然而,SpaceX的梦想,是登陆和殖民火星……然而,SpaceX的梦想,是登陆和殖民火星……
敢想敢干的美国最牛企业家之一敢想敢干的美国最牛企业家之一

说起 “猎鹰重型”的成功,就不能不提这枚火箭背后的那家美国私营企业SpaceX,以及这家公司的老板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其实,咱中国人对于这个美国企业家并不陌生,因为不少中国大城市的马路上已经纷纷出现的昂贵又帅气的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就是马斯克缔造的。

不仅如此,他还与另一个不少中国人都很熟悉的东西有关: 网络在线支付平台。不仅如此,他还与另一个不少中国人都很熟悉的东西有关: 网络在线支付平台。

如今,网络支付平台已经在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但你或许不知道的是,数十年前当网络支付平台刚开始在全球走红的时候,引领风头的就是马斯克参与缔造的Paypal。

在通过Paypal发家后,马斯克很快将大笔资金投入到了他更喜爱的科学技术领域,一边搞出了特斯拉电动汽车,一边则成立了今天成功发射了“猎鹰重型”超级火箭的SpaceX宇航公司,开始实现他探索宇宙的梦想。

公开资料显示,马斯克起初并没有得到过任何美国官方机构的帮助,他从一开始走的就是纯粹的商业路线:起初先是想从欧洲和俄国人那里买个廉价火箭用,但后来发现对方要价都太高,于是他便成立了SpaceX公司自己做火箭,而且他还要做完全可以商业化推广、价格亲民、成本低廉的“火箭”,要让更多的人可以实现探索宇宙的梦想。

可在美国,一个私人公司真能做火箭吗?他哪儿来的人才呢?可在美国,一个私人公司真能做火箭吗?他哪儿来的人才呢?

这里就要提一下当年美国和前苏联的太空争霸历史了。我们都知道早在上世纪50-60年代,在我们新中国刚刚建立,工业化才刚刚起步时,美苏两大超级大国就已经开始用火箭把宇航员往太空中送了。其中在60年代末期,美国人甚至研发出了今天都还没有任何国家能超越的“土星5号”超级重型火箭,其载荷比今天的“猎鹰重型号”还要多出近一倍,并成功把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等人送上了月球。

于是,这起步极早且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达到惊人高度的美国航天业,自然也给今天的美国培育了大量的航天人才以及可供民间企业使用的丰富航天资源。

而马斯克也成为了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受益者,在SpaceX于2002年成立后,他迅速网罗了一大批拥有丰富航天科技经验的人才,比如他的副手汤姆·穆勒(Tom Mueller)。

说起来也有趣,这位穆勒先生原本是给美国官方的宇航局(NASA)打工的,在NASA的一家供应商担任火箭引擎的工程师。然而,由于体制原因,他原本参与的一个“低成本火箭引擎”国家级项目被当时新上台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给“砍”了。结果这位动手能力极强,甚至能在自己家里就造出小型简易火箭引擎的工程师,就这样被马斯克招揽了过去,成为了今天SpaceX公司的灵魂人物,为马斯克的公司打造出了今天成功令“猎鹰重型”火箭升天的梅林引擎。

不过,罗马也并不是一天建成的。在“猎鹰重型”成功的道路上,马斯克和穆勒等人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乃至不少失败的代价。尤其是马斯克今天之所以能让绑着27个梅林引擎的“猎鹰重型”顺利升天,打破了之前所有人对这一结构稳定性的强烈担忧,正是因为他的团队过去10多年来都在努力做好的一件事:不断完善梅林这款火箭引擎,以及围绕该引擎而打造的核心产品 “猎鹰9号”火箭,并随着技术的成熟而不断降低成本。

(图为猎鹰9号)(图为猎鹰9号)

是的,马斯克的团队10多年来的投入和精力,只是为了把一款火箭做精,把一个引擎做强。

于是,他们不仅实现了今天在“猎鹰重型”上的成功,他们的“猎鹰9号”火箭更是成为了目前全世界成本最低廉,性能也最为稳定可靠的火箭,也因此成功占据了目前全世界火箭商业发射市场的绝对份额,几乎把原本占据市场主流的欧洲和俄罗斯全都挤了出去!

不仅如此,马斯克的团队还在3年前就在全世界率先实现了火箭“回收”的技术,从而“颠覆性”地解决了火箭发射最主要的成本问题。

于是,当今天美国官方的宇航局NASA还在为研发经费发愁的时候,纯商业运作的SpaceX却混得“风生水起”,结果反倒是NASA需要找SpaceX寻求帮助了。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com就报道说,一旦“猎鹰重型”火箭成功,NASA今后很可能会在重返月球方面寻求与SpaceX的合作,因为虽然 NASA目前也在研制自己的新一代登月重型火箭,而且载荷要比“猎鹰重型”强出不少,但发射成本却是“猎鹰重型”的10倍之多,所以一旦“猎鹰重型”像“猎鹰9”一样在技术上变得更加稳定,商业的运作上也成熟起来,NASA很难不对其心动。

逆天的营销逆天的营销

不过,比起与NASA合作,让自己的“猎鹰重型”火箭能够像“猎鹰9”那样成功变现,给公司带来商业化的收益,才是马斯克更关心的。

所以,早在这次发射前,同样极具商业头脑的马斯克就已经在为他的这款新型火箭谋划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营销套路。

何谓“一石二鸟”呢?原来,这马斯克居然是把自己的一辆特斯拉跑车塞到了火箭里,并打算用火箭把这辆轿车送上火星轨道!

特斯拉的红跑车里面坐着一个叫Starman的假人,穿着太空探索公司的新宇航服,车里放着一本《银河系搭便车指南》

这个极为疯狂也极具想象力的营销也就意味着,“猎鹰重型”成功发射,等于是同时给自己的两个公司的产品都打了广告。而且让跑车进入火星轨道并绕着火星“飞驰”,还透露出他下一步打算对公众开放“宇宙观光”的计划,甚至未来打算让人们坐他的火箭前往火星去寻找新生活的“野心”!

为啥咱中国没有这种火箭?为啥咱中国没有这种火箭?

相信大家一定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为啥咱中国没有这种火箭呢?

这绝不是因为咱们中国人的智商不足,或是国家的投入不够,而是因为我们与美国在火箭领域先天就存在着巨大差距,这也就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重点也与马斯克和他的SpaceX会存在较大不同。

先天的差距方面,正如前面所说的:美国1969年就已经成功用“土星5号”这种上百吨载荷的超级重型火箭把宇航员送上月球了,而我们在1970年才刚刚用远程导弹改造过来的、载荷仅为300千克的长征一号火箭把我们的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天……


当然,对于一个1949年才刚刚建国,且工业基础基本为零的新生国家,我们能在短短20年就有第一颗卫星上天,也已经说明了我们强大的追赶能力。

然而,火箭这种涉及基础学科和工业化水平的领域,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追赶上的。所以当美国像SpaceX这样的私企都已经在研发“猎鹰重型”这种超级火箭时,我们还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先把我们的“长征5号”给弄稳定了,然后再去考虑在2030年实现“长征9号”这种光引擎技术就与“长征5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国产重型火箭。

所以,虽然2016年“长征5号”的升空令我们从“航天大国”成为了“航天强国”,但我们中国人可千万不能因此就“飘飘然”,觉得自己很牛了。和美国人比航天,我们仍然还是“学生”,而今天美国人成功发射的“猎鹰重型”更应该让我们清醒过来了!

但我们也相信,只要我们的国家保持稳定发展,这个差距就能被我们一点点追上。毕竟我们“集中资源办大事”的体制在追赶技术差距上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而且到时,我们今天“种下的树”也必定会让这个国家的新一代人才获得比今天更广阔的逐梦空间与资源!

文章最后,让我们再一起欣赏一下这次“猎鹰重型”火箭发射的精彩全过程吧!

新华社成都2月6日电(记者童芳)勇猛善战的古代少数民族“賨人”有关的城址、秦灭巴蜀时蜀王被俘之地、汉武帝开拓西南而设的第一个郡……6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史料中记载的四座著名汉晋时期古城近年来陆续被找到。

2014年以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新发现了4座汉晋时期的城址,分别是位于四川渠县的“宕渠城”、眉山市彭山区的“武阳城”、梓潼县的“广汉郡城”以及德阳市的“阳泉城”。同时,还对已发现的德阳市“绵竹城”和荥经县“严道古城”的布局和文化内涵作了补充和完善。此次考古调查和发掘找到了城墙、城门、墓葬、水井等系列遗存,出土了青铜器、陶俑、文字瓦当等器物,基本上确定了各个城址的具体位置,与史料记载相互印证后,解决了一批历史文献对于城址地望的争议问题。

汉晋时期是民族交流与融合的主要时期,各地域文化逐渐退场,汉文化竭力扩张。而城址作为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无疑是历史的主要见证者。但长期以来,因战争、生产、生活等原因,汉晋时期的城址逐渐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副研究员陈卫东介绍,新发现的4座城址,其地域涉及川东和成都平原地区,其时代涉及西汉到魏晋时期,与众多历史事件有关,极大扩充了四川汉晋城址群,完整展现了汉晋时期帝国的扩张和对成都周边地区的开发,对全面理解多元一体中国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在这6座城址中,每一座城址都凸显出其独特的历史价值。“宕渠城”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与巴国中重要民族——“賨人”有关的城址;“广汉郡城”是金牛道上的重要城址,也是分巴割蜀而设的第一个郡——“广汉郡”的见证;“武阳城”是史料中记录的中国最早茶叶交易市场,也是秦灭巴蜀时蜀王被俘之地;“绵竹城”是进出成都平原的门户;“严道古城”是打通西南夷的重要城址。

责任编辑:张建利

资料图:中国军舰此前参加东盟搜救演习

[环球网军事2月7日报道 环球时报赴新加坡特派记者 张志文 陈欣]南海局势目前趋于平静,但多家西方媒体6日挑出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主席声明中的几处涉南海表述,炒作东盟外长“对北京在南海的活动提出担忧”。事实上,东盟外长声明表达相关担忧时并未点名具体国家,而且措辞与前几次外长会声明相近。而外媒的炒作并未干扰到中国与东盟互信及合作加深。新加坡《海峡时报》称,6日东盟防长会结束后,东盟防长与中国防长常万全在新加坡举行会谈,敲定今年年底,东盟与中国将举行海上联合军演。

东道主新加坡外交部网站刊登的东盟外长会主席声明称,东盟外长重申了保持和促进南海和平、安全、稳定与自由航行对南海成为和平、稳定和繁荣之海的重要性。热烈欢迎“南海行为准则”框架协议达成及后续实质性磋商促进了中国-东盟合作。东盟外长欢迎对降低局势紧张、风险和误解采取的实质性措施,包括东盟成员国与中国建立紧急情况外交热线、落实《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等成功实践。声明说,谈及南海问题时,一些外长表达了对填海造地等相关活动的担忧,这侵蚀了信任和信心,加剧紧张,可能破坏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

法新社以“中国主权声索侵蚀信任”为题称,上述声明未点名中国,但中国去年12月表示,其在南海的建设活动属于正常。而路透社则加上了自己的注解:东盟10国外长对中国的活动担忧地提到,尽管东盟与中国就南海行为准则框架协议达成一致,但中国依然继续在南海争议地区填海造岛。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去年2月和8月的两次东盟外长会声明与此次的声明措辞十分相近,当时一些外媒认为东盟对中国的语气“放缓和了”,因为没有和过去一样提及“严重关切”的字眼。

在东盟外长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与会记者一改过往炒作“声明指责了谁”,而是更加关注南海行为准则案文谈判的进展。新加坡外长维文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有关南海行为准则案文磋商具体时间表的提问时表示,具体时间由东盟和中国磋商决定,目前十分重要的是建立各方之间的信任,一步一步来。维文还在记者会上表示,他认为南海局势目前更加平静了,相信各方共同的意愿能促使相关磋商在今年取得重要进展。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助理所长、高级研究员陈刚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总体向好,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力支持了东盟共同体建设和地区一体化。在南海问题上,随着2016年仲裁案的收场,去年以来南海地区紧张局势呈现缓和态势,这得益于中国和菲律宾等相关方作出的大量努力,使得这一问题被炒作的空间逐渐缩小。此次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上,东盟各国聚焦共同体建设,说明在目前全球力量格局变化的背景下,东盟有意加速一体化进程,达成更广泛的自贸安排,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仍然具有很大空间。

来源:观察者网

美国“太空探索”(SpaceX)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北京时间2月7日发布的社交媒体消息宣告,该公司研制的“重型猎鹰”运载火箭从卡纳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试射成功,其载荷,一辆红色特斯拉跑车已经进入轨道,2个助推器卡纳维拉尔角发射场着陆成功。芯级火箭按计划接近大西洋上的无人海上平台试图着陆,但因为出现故障坠海,回收失败。这是这种重型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成功。

“重型猎鹰”的起飞重量和“太空探索”公司宣告该火箭的最大载荷是当代可用的火箭中最大的,超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研制的“长征5号”火箭。不过,与美国NASA正在研制的SLS火箭(计划2019年首发),或者中国计划中2030年首发的“长征9号”这样可以单发实现载人登月的大型火箭相比,它仍逊色一筹。

“重型猎鹰”火箭首发成功“重型猎鹰”火箭首发成功

重型猎鹰飞行与回收过程动图

美国《大西洋》杂志网站发表的文章《埃隆·马斯克巨型火箭的首次历史性成功》,介绍了“重型猎鹰”发射前后的背景故事,下面翻译如下:

7年前,在华盛顿的一个会议室里,“重型猎鹰”的模型首次公开,当时只有一些记者,还有几张空椅子见证了这一刻。而本周二,这枚“太空探索”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梦想中的火箭如今已经成了230英尺高的庞然大物,矗立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台上,这个发射台,也曾是人类首次远征月球的“土星5”号火箭曾经矗立的地方。估计有10万人专门来到这里,等待着“重型猎鹰”启航出发,升入天空的一刻。

下午大约3:45,27台火箭发动机咆哮着启动,浓厚的白色烟雾从发射台底部涌出。几秒种后,火箭升空,把佛罗里达蓝色的天空甩在身后。与火箭一起升空的,还有一辆“樱桃红”色的特斯拉跑车,驾驶座上还有一个穿着“太空探索”公司宇航服的“太空人”。

这是一个完美的火箭发射日。

太空中的特斯拉跑车传回的照片太空中的特斯拉跑车传回的照片
“重型猎鹰”从卡角升空“重型猎鹰”从卡角升空

在重型猎鹰离开发射台,抵达地球大气层上层,火箭的助推器分离。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机动——“太空探索”公司在这方面已经非常熟练,两侧的助推器改变轨道,在起飞10分钟后开始返回地球,回到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的着陆区。“太空探索”公司计划让芯级火箭在大西洋上的无人船上着陆,不过目前尚不能确认芯级火箭着陆的情况是否良好。

那辆特斯拉跑车,已经进入轨道。马斯克发出了车上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

“重型猎鹰”火箭的首飞,恢复了美国多年前就已经失去的一种能力。2011年,最后一次航天飞机发射之后,美国就失去了将最重型载荷送入地球轨道的能力,30年来,航天飞机一直扮演着这个角色。而在那之前,则是“土星5号”火箭,当年NASA就是用它将宇航员送上了月球。

2018年,是NASA成立60周年,美国政府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将退出重型火箭领域。这个领域,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在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落到了商业火箭公司头上。

摄像机传回轨道上特斯拉轿车里的画面,可见在仪表盘边上,写上了著名科幻小说《银河漫游指南》中的名句:“别惊慌”

从画面中可以看到地球景象

NASA目前正在制造自己的重型运载火箭,这就是“太空发射系统”(SLS),它的载荷性能将大大超越“重型猎鹰”,并计划用于“重返月球”项目。但是SLS火箭的发射计划要等到2019年底,而且可能继续推迟,所以,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太空探索”公司将保持“美国最大火箭”的纪录。

在发射前一天,马斯克说,他没有感到紧张。

“关于这次发射,我觉得奇怪的一点是,通常来说,发射前一天我会感觉超级大的压力。”马斯克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对电视记者说:“但这次,我没有。也许是个糟糕的迹象,我不清楚。但我现在感到很有信心和快乐,事实上。我真的期望这次发射按计划成功。我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我确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可能提高这次发射的成功率。”

“重型猎鹰”的首飞意味着这种火箭成为现有最强大的火箭,其载荷超越了与之最接近的竞争者——联合发射联盟(ULA)的”德尔塔IV”火箭。未来,这种火箭将可以携带更多的载荷,超过“土星5”之外的任何美国火箭。发射价格每次估计为9000万美元,“重型猎鹰”也将成为所有商业公司和NASA制造的火箭当中最便宜的。“德尔塔”IV火箭的每次发射价格高达4亿美元,而SLS火箭,也是一种一次性火箭,每次发射价格要高达10亿美元。

这次发射也创造了另一个记录,这是“太空探索”公司首次以如此复杂的方式实现回收火箭。

马斯克公布了一张图片,显示回收过程。

此次火箭复杂的回收过程此次火箭复杂的回收过程

2枚助推器返回卡角基地着陆成功

目前,火箭上面级已经和芯级助推器成功分离,它带着红色的特斯拉跑车继续飞行。上面级将在地球轨道停留6小时,然后点燃发动机,并将特斯拉跑车送入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轨道。马斯克之前说要将跑车送到火星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担心这辆车,”马斯克周一说:“它会很好的。”

马斯克说,他预计这辆跑车将在轨道上漂流上亿年。“最后,他会极端的接近火星,”他说“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它可能落到火星上。及其渺茫的希望。”

很多人,包括马斯克自己,认为“重型猎鹰”火箭的发射可能会在离开地球的过程中变成绚烂的火焰。马斯克周一对记者说,如果“重型猎鹰”真的爆炸,他希望火箭至少飞的足够远,不要炸坏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发射台,那样会需要花费很多资金和几个月时间来修理。

“太空探索”公司现在春风得意,2017年,他们创纪录实现了一年18次发射,使用较小的“猎鹰9号”火箭。该公司的失败,包括2015和2016年火箭爆炸并炸毁发射台的事件似乎已经被抛在身后。目前,该公司正在研制一种更大型火箭发动机,马斯克称之为BFR(观察者网注:“大型猎鹰火箭”——不过这个词明显是模仿游戏《毁灭战士》里的“BFG”,意为“XXX的大枪”)之前,他们把BFR叫做“行星间运输系统”,马斯克表示,BFR的研制“正在快速进行”。

自上世纪60年代,土星5号火箭将阿波罗飞船送到月球,人们认为,除了国家宇航机构外,应该有人开始发射些什么——不管是通信卫星、还是人员,或者电动汽车——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对这个主意感兴趣。在一段短时间内——在过去几年里,实际上——“太空探索公司”不仅把这变成了现实,而且变成了一种常规。

“很多人认为我们做不到——很多人,真的。”马斯克在2008年说,当时“太空探索”公司的“猎鹰1号”火箭在连续3次失败后,成为世界上第一枚成功发射的私营公司制造的运载火箭。“这通常是国家的事,而不是公司的业务。”

十年后,进入轨道越来越多的成为一件公司的业务。

最新消息:据美媒报道,该火箭芯级回收失败,虽然该火箭成功接近回收平台,但因为用于减速回收的发动机未能点燃,最后火箭以300英里/小时左右的速度(约480公里/小时)坠入海中,回收失败。

SLS火箭要到2019年才能首发,噱头似乎也不如“重型猎鹰”SLS火箭要到2019年才能首发,噱头似乎也不如“重型猎鹰”

虽然今天是“太空探索”粉丝们的节日,但不要忘记,当年的航天飞机,何其风光?航天永远是充满风险的事业